第110章 白璧微瑕

  曙光微现,凤芸城内大多数人都依旧沉眠于睡梦当中,但“鹊桥居”对面的杂货铺中,凤舞雷等人却都已起来,聚坐在厅堂之上。凤舞雷脸色温和地注视着天琼风,潭五却始终半眯着眼楮,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而仙儿仍自蒙着面纱,虽不看不见她的表情,但从她那恨不得将天琼风撕成碎片的愤怒眼神,就可以猜测出她的脸色此时一定极为难看。
  相对于他们三个各自不同的态度,反观似犯人一样坐在他们对面的天琼风,却悠闲地闭着眼楮,端着一杯茶悠然自得地喝着,那满脸毫不在乎的神情好象当凤舞雷和潭五这两个绝顶高手不存在一样。
  “你真的不打算帮老夫这个忙吗?”凤舞雷脸色诡异的道。
  天琼风张开眼楮慢条斯理的道︰“你未经我同意便将我带到这凤芸城来,不但害得我如今功力耗费殆尽,还蛮横无礼地限制我的行动自由,你说有像你这样请人帮忙的吗?再说,你更和我非亲非故,我又为何要帮你去看那病人呢?”
  凤舞雷对天琼风这句话丝毫不生气,脸上反而露出了几丝笑意,但仙儿却早已忍不住了。她本就对天琼风前不久的行为十分愤恨,再加上他被潭五抓回来后不但安慰道歉的话没说上一句,而且连正眼都没看她一下,现在又听他拒绝自己爷爷的要求,顿时熊熊怒火愈烧愈烈,两道柳眉都要倒竖起来。她拔出她那把曾对天琼风构成数次威胁的锋芒毕现的匕首,气势凶凶地站起来,冲着天琼风娇喝道︰“你真的不去?”
  天琼风又漫不经心地将双眼闭上,对仙儿的恐吓不理不睬。
  仙儿本打算如果天琼风肯服软的话,就可以趁机原谅他,可现在反将眼楮闭上,等若视她如无物,这叫仙儿如何下得了台来。仙儿气急之下,虽没真拿匕首去刺,但一根红绫却从她腰间突然闪现,势若奔马地缠向了天琼风。天琼风功力未复,尽管感觉到了仙儿的招式,却也知道不管自己如何努力都不可能逃出仙儿的攻击范围,所以干脆坐着大动不动,让仙儿的红绫将自己裹成个结实的大粽子。
  仙儿那抓着红绫的手掌轻轻一颤,体内真气随着红绫的飘动如波涛般地涌向了天琼风。瞬时,天琼风只觉得捆着自己的红绫越来越紧,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起来。幸好,天琼风虽全身已无功力,但习过彭祖的导引大法,所以才不至于被仙儿的真气所伤。饶是如此,天琼风此刻也被逼得很不好受。
  天琼风登时有了一种自作孽不可活的感觉,自己千辛万苦将仙儿的修为提高到将近自己八成的程度,可没想到仙儿第一次施展却用在了自己身上。可天琼风感叹未了,仙儿玉手却急速一拂,红绫再次颤动,一股大力把天琼风抛到了空中,而红绫则无声无息地缩回到了仙儿腰际,天琼风却登时张牙舞爪地从空中摔下,发出“抨”的一声巨响,旧创新伤一齐涌现,天琼风顿觉浑身好似散了架一般难受,但他却硬是没有呻吟出声,自己男子汉岂能向这个小丫头示弱。
  仙儿看着天琼风痛苦的模样,芳心中极为不忍,但却又暗恨他总是在气自己,不过积累的怒火经此宣泄,却总算疏通了不少。
  这时,一直坐着的凤舞雷却忽然站起,慢慢地踱到天琼风身前,负手长叹道︰“哎,小伙子,你不打算帮老夫的忙,老夫也不会怪你。正如你所说,老夫的确不该未经你同意便将你带来这凤芸城,所以为了表示老夫的一点歉意,老夫不但会帮你恢复这身功力,更会在你功力未复的这段时间里尽心尽力地照顾好你的那两位红颜知己。”
  红颜知己?莫非是水碧和雨婷?天琼风打了个激灵,顾不得全身的疼痛,从地上坐了起来,惊道︰“你怎么发现她们来了?她们现在在你手中?”
  凤舞雷未理天琼风,又自顾着感慨道︰“那两个女孩子真是不容易呀,一路马不停蹄地从星魂城赶到这凤芸城,那种痴情和毅力令老夫都万分佩服呀!”
  天琼风心中极其愤怒,大喊道︰“死老头子,你到底把她们怎么了?”
  仙儿知道天琼风也她爷爷所说的“她们”便是指在昨日傍晚时见到的那两个女孩。这时她见天琼风对她们的安全如此焦急,如此关切,心中登时妒念大生,一股前所未有的酸意突然就从她心里冒了出来,看着天琼风的眼神竟变得哀怨起来……
  凤舞雷这才回过身来,微微笑道︰“小伙子,不用担心,她们现在还好好的住在‘鹊桥居’,不过为了保证她们在凤芸城以后的安全,等天一大亮,老夫便会亲自前往‘鹊桥居’把她们二人请过来和你聚一聚。”
  竟用水碧和雨婷来要挟我?天琼风这才明白凤舞雷并不怕自己拒绝的真正原因,原来他早就知道水碧她们来到了这凤芸城,没想到堂堂的“霹雳神将”也会用这样卑鄙的招数!天琼风听了凤舞雷的话后,顿时颓然倒地,哀叹道︰“死老头子,算你狠!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凤舞雷听罢,立时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
  ***
  鹊桥居。
  “唉,婷妹到底中了什么毒呀?怎么现在都还没有醒来,要是风郎在这里就好了!”水碧看着一直昏迷不醒的雨婷,心中异常焦虑,不知不觉又将“风郎”二字脱口而出,甚至忘记了身边不但站着湘儿和湄儿等人,更有那个蓝清枫。
  蓝清枫听到水碧说到那“风郎”二字时,眼中不禁闪过一道异芒,但很快又掩饰了过去道︰“水姑娘,你不用太担心,据在下观察,雨姑娘中的不过是一种常见的迷魂药物,一般只会使人昏迷两三个时辰,只要那时药性一过,雨姑娘自然就会醒过来的。”
  他的声音响起之后,水碧才意识到蓝清枫还在房里,顿时脸色微红地点了点头。
  湘儿见水碧忧急的神色,不由劝道︰“将军,你一夜都没有睡,连眼圈都黑了,还是先回去休息吧,婷小姐交给我和湄儿她们就行了。”
  水碧叹道︰“婷妹一直昏睡不醒,我怎么放得下心来。”
  湘儿还待再劝,却听得湄儿惊喜的叫道︰“将军,你看,婷小姐快要醒过来了。”
  水碧和蓝清枫等人往雨婷一看,果见她的眼皮眨动了两下,眼楮也在瞬息之后打了开来。水碧喜极之下,抓住了雨婷的手,道︰“婷妹,你终于醒了,大家刚才都担心死了。”但雨婷听了水碧的话却没有一点反应。
  水碧感觉到了一点异样,仔细一看,却见雨婷那美丽的眼楮此时却是茫然空洞,早已失去了往常的神采,呆滞的眼神一动不动地看着床顶蚊帐,不但没有看水碧和湘儿等人一眼,甚至连转都没有转一下……
  ***
  杂货铺一个房间里,仙儿静静地坐在床头上,而天琼风却眯着眼楮靠在仙儿对面的一张藤椅上。他们两人这样坐着一句话都没说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
  “喂!她们真的都是你喜欢的女人吗?”仙儿终究还是一个女孩子,忍不住那无言的沉寂,最终还是忍不住冲着天琼风嚷了出来。
  天琼风苦笑道︰“你不是已经都知道了吗?”
  “那以后我怎么办?”仙儿心中一酸,眼圈一红,气咻咻的道。仙儿在脑域刚被天琼风控制住的时候,确实对天琼风恨得咬牙切齿,可经过十几天的相处,对天琼风了解的加深,她才发觉天琼风其实也并不是那么讨厌,甚至昨晚天琼风的神念离开她的脑域时,仙儿不仅十分的依依不舍,而且还有一份失落之感。
  后来她拿着匕首威吓天琼风,只不过是想借此挽回一点女孩子那失落的尊严罢了,而在稍后被天琼风轻薄之时,她不但没有太大的愤怒,反而有些欣喜,但天琼风的临阵脱逃,让她心灵大受打击,对天琼风是又羞又气,可刚才天琼风被她摔得鼻青脸肿时,她又心疼万分,可天琼风已经有了两个女孩子的消息则又让她的心翻腾个不止,久久不能平静下来,仙儿便是一直处于这样矛盾而复杂的情感当中。
  不过天琼风却因凤舞雷拿水碧和雨婷二人来要挟他去治病之事,如今心中很不舒服,连带着对仙儿也有些不快,故此听了仙儿的问话,不紧不慢的道︰“你说呢?”
  仙儿见天琼风那丝毫不以为意的表情,突然一把趴在床上蒙着被子大哭了起来,还呜咽着道︰“刚才你……你还对……对我那样,你就想把我丢下不管……呜呜……”想到自己身体什么地方都已被天琼风看光了,现在天琼风又对她说话有一搭没一搭的,仙儿委屈得越哭越是伤心。
  天琼风见此情景,急忙站了起来,来到床边,轻轻地抚摸着仙儿的肩膀,劝道︰“仙儿,不要哭了,乖啊,我一定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没想到天琼风这一劝,仙儿的哭声反而愈哭愈是响亮,也把天琼风哭得心烦意躁。凤舞雷对仙儿视若珍宝,要是让凤舞雷听到哭声,以为自己对仙儿做了什么不轨之事,那自己的麻烦可就更大了。
  烦乱之下,天琼风忽然拉起来仙儿,撩起面纱一角,嘴唇便立即向她的檀口中堵去。
  仙儿猝不及防,樱唇被天琼风的大嘴压了个正着,涌到喉咙中的哭泣之音顿时又被压了下去,只偶尔从口中散出几下呜咽之声,而仙儿突受惊吓,那双挂满泪水的眼珠子,在惊慌之中却隐约升上了几丝娇羞之色。
  天琼风那舌头极尽逗弄之能事,果然不久,仙儿便慢慢地平复了下来,被天琼风紧紧抱在怀里的娇躯也逐渐由紧张而变得放松,由僵硬而变得绵软,温柔而缓慢地游走于其上的那两只手掌在毫不间断的抚摸中使仙儿的身躯恰似一团熊熊燃烧着的火焰,热气逼人。
  好一会儿,天琼风才松开了口,这一长吻让仙儿停住了哭声,却也让他们两人险些闭过气去。这时,嘴唇一分,两人便开始大口大口地喘起气来。
  天琼风看着仙儿,忍不住呵呵地笑了出来。仙儿心中一羞,两只秀手却在天琼风胸膛上使劲地捶了起来,羞涩的道︰“你总是欺负我,看我以后再也不理了。”话说完时,却连她也“噗嗤”几声连连娇笑出来,面纱下那梨花带雨的面颊此时定然娇艳已极。
  天琼风搂了搂仙儿的纤腰,温和的道︰“仙儿,我一定不会丢下你的,你愿意一直和我在一起吗?”这些日子,天琼风确实也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位娇蛮可爱的女孩子。
  仙儿得到天琼风的承诺,早先些许的怨恨和嫉妒突然消失得干干净净,眉目中散射出脉脉情意,檀口轻启,声如蚊蚋地道了两个字︰“愿意……”
  天琼风心中一热,忽然看着仙儿道︰“仙儿,你的面纱现在该摘下来了吧?我还不知道你到底长什么样子呢!”在过去的那些日子,由于仙儿的极力反对,天琼风就是洗脸的时候都没有揭开面纱,所以到现在都还没真正见过仙儿的真实面目。
  仙儿听了天琼风的话,蓦地娇躯一震,滚烫的娇躯瞬间内就冷却了下来,眼中微微闪过几丝犹豫。天琼风明显的感觉到了仙儿的变化,不由问道︰“仙儿,你怎么了?”
  仙儿眼神略带慌张地摇了摇头道︰“我没事。”
  天琼风笑道︰“那我就把你的面纱摘了哦。”说着,他腾出一只手向仙儿的脸颊伸去。
  仙儿口中惊叫一声,急忙把天琼风那只手抓住,有些害怕的道︰“能不能不摘呀?”眼中满是哀求之意。
  天琼风心中大是诧异,难道仙儿长得十分丑,怕自己见了后讨厌她,所以才不敢让自己看到她的面容。想到这,天琼风不禁笑道︰“放心吧,仙儿,不敢你长得怎么样,我都会一直喜欢你的。”说着,鼓励地看了仙儿一眼。
  仙儿抬头望着天琼风清澈的眼楮,从那眼楮中传达出来的意念让她心中安定了不少,眼神也不再那么惊慌失措。
  天琼风微微一笑,手指拂动之际,那一直蒙在仙儿脸上面纱终于第一次在天琼风面前脱落了下来。随着面纱的缓缓飘落,仙儿的面容终于一点一点地呈现在了天琼风的眼前。那是一张极其漂亮娇柔的脸儿,白腻滑嫩得几乎吹弹可破的肌肤下隐约渗透丝丝醉人的嫣红,娇俏可爱的瑶鼻和那鲜润欲滴的红唇微呼出芬芳如兰的气息,熏得他心神迷醉。但唯一让天琼风感到有些可惜的是仙儿那左颊上瓖嵌着一块约有三指宽的红色疤痕,虽然这疤痕的出现有些意外,但却让天琼风体会到了另外一种美丽,那便是缺陷美!白璧微瑕反使仙儿的美显得更加的憾人心神,动人心魂。
  仙儿在面纱掉落的那一瞬间,头便低低地垂了下去,不敢再正视天琼风。但她见天琼风许久都没有吭声,却不由伤心起来,失望的道︰“我脸上有一块那么大的伤疤,看起来一定很丑吧!”
  “不,在我眼中,那块疤痕反而使你更加的美丽!”天琼风缓缓说道,这的确是他的真心话,而不是为了说出来安慰仙儿。
  仙儿心中一喜,却又不信地抬起了头,紧紧地看着天琼风。两人的目光于剎那间踫撞于虚空之中,仙儿见到的并不是怜悯与安慰,而是完全的赞美与深情。她突地一下把头深埋在了天琼风的怀里,眼角逐渐留下了两行热泪……
  的确,有什么东西比自己心上人的赞美更来得激动人心呢?
  ***
  潭五到外面卖货物去了,而凤舞雷却安适地坐于堂上闭目养神。天琼风同意帮他的忙也让他放心了一桩心事,虽然请他逼他帮忙的手段有些阴险卑鄙,不过他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否则以他“霹雳神将”之威名,岂会使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自他在啼莺客栈见过天琼风那施针手法之后,虽然没有看出天琼风有极强的武学修为,却可以断定天琼风的医道在天罗定是数一数二的,他曾想亲自向天琼风请求帮忙,却又把他不答应,所以才会让仙儿把天琼风从将军府里劫走,然后带来这凤芸城!
  突然,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传了过来。凤舞雷听这声音,脸上露出了和蔼的笑容,道了一声︰“仙儿……”但他睁开眼楮后,却见到仙儿竟没有再蒙着面纱,不由怔了几下。
  仙儿被凤舞雷看得脸色羞红,撒娇似地跺了一下脚,扭捏着叫了声“爷爷”,便马上向后堂跑去。
  凤舞雷唇边旋即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高兴的低声自语道︰“丫头,你终于可以放下包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