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叶爷不在

  进入空旷的电梯之中,望着电梯的镜子里映出的自己的苍白的脸庞,李长风的眼角,浮起了一丝自嘲的神色。
  电梯在飞速的下行着,中间没有经过任何的停留,便降到了一层。
  在电梯铃声响起的一刻,李长风才把脸从镜子中转了过来,并低下了头。
  为了不吓倒人,他觉得自己最好还是把头低下来。
  “喀。”
  电梯的门打开的一瞬间,李长风便走了出来,在走出门的刹间,他依稀看到,似乎有一个人站在门口等候着,却并没有抬起头,去看他,只是匆匆的继续低着头往前走去。
  “这个年轻人,怎么这么奇怪?”
  电梯前,一个满头银发,体态健壮,眼神矍烁的老人并没有直接走进电梯,而是有些奇怪的转过了头,望了一眼低着头匆匆走过的年轻人。
  “咦?这背影,怎么看着有一点眼熟?”
  看着有些瘦削的背影,老人的眼里顿时露出一丝沉吟的神色。
  “啊?”
  忽地,老人猛的拍了一下脑袋,惊呼了一声。
  “文老,电梯门开了。”
  旁边一个戴着眼睛,看起去文质彬彬的青年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老人,随即恭敬的弯了一下腰说道。
  “等一下!”老人随口喊了一声,便立即如同一个飞毛腿一般的转身追了出去,一边追。一边喊着,“李兄弟,李兄弟,请等一下!”
  “文老,文老?”
  青年看着向前追着狂奔出去的老人,目瞪口呆地地呆了约有三秒钟之后,顿时也连忙紧跟着追了出去。
  一楼地大厅,形成了一个壮观的场面。
  他是在叫我吗?
  李长风隐隐听到后面似乎传来了一个声音,但是脚步却只是略顿了一下。并没有停下来,直到那个声音连续越来越近的向他靠近的时候,他才猛的停下了步伐,有些疑惑地转过头。
  “啊,老人家,是你!”
  一转头,看清老人的样子之后,李长风顿时便露出了一丝讶然的神色,眼前的老人,竟然是那天在S师大操场上遇到过的那个老人。
  “李兄弟。李兄弟,你可算是停下来了,原来真地是你!”
  迎面奔来的老人一边喘了一口气,一边神色激动,语无伦次地道,“你还记得我这老头啊,我可算是找到了你了,你可把我找苦了。”
  “老人家,你说你找我?”
  李长风有些讶然地望着老人。
  “文老。”
  这时,身后的戴眼镜的青年也追了上来。向老人说道。
  “老人家姓文?”李长风打量了一眼戴眼睛的青年男子一眼,目光中露出一丝微笑,旋即望向老人。
  “是啊,李兄弟如果不弃的话,也可以叫我一声文老头。”文老挥了挥手,示意了一下身后的青年先不要说话。微笑着道。“对了,李兄弟,你怎么会在这里的?怎么后来都没有见你去跑过步了?我后来把整个S市的台球厅挨个都找遍了,才在一家叫什么威尼斯的台球厅问到你地消息,结果,你又不在那里工作了。”
  文老虽然是微笑着说,但是语气却非常的急。
  “是的,我后来被那里辞退了。之后便一直都忙着找工作。所以,一直都没有时间再去跑步。不知道文老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
  听到文老居然把整个S市的台球厅,一处一处的挨着去找自己,李长风的脸上,不禁微微有些动容。
  旁边站着的青年听到文老的话,脸上原本对李长风并不怎么以为意的,此刻不禁对李长风投去了一个震惊的神色。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嘿嘿,主要就是那天听了李兄弟你吟了那首《离骚》之后,日夜茶饭不思,想着再听一次李兄弟吟诗,不知道李兄弟什么时候有空,能否再给老头吟上一首?”文老地脸上浮起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色,眼睛中露出一种如同渴望长辈们买糖给他吃的儿童的眼神一般的眼神地望着李长风。
  “啊?老人家找我就是这事?”
  李长风瞪大了眼睛,望着老人的神色。
  “是啊,李兄弟,怎么样,很为难吗?”老人有些紧张地望着李长风,“那个,李兄弟,如果……那什么地话,我可以给你支付一定地报酬的。”
  “不,不,老人家,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样吧,我看看这周日应该没有什么事情,到时我们再在上次那里见怎么样?”
  李长风连忙摇了摇头道。手机轻松阅读:整理
  “好,好……啊,对了,李兄弟,老夫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李兄弟可不可以考虑一下,我呢,是一个带古代文学的老师,吟这一门艺术,我们现在已经很难再见到,我想,让我的学生们也跟着听一下,感受一下这门古艺术,你觉得行吗?”老人目光落在戴眼镜的青年的身上,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什么,神色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他吗?”
  李长风望了一下身后的青年,“没有关系的。”
  “不仅是他,我地想法是,在我们学校开一个演出地形式,让我们学院的青年们都来听听。”
  “不行。”
  李长风几乎是不加思索地摇了摇头,“老人家,这样吧,我周日的时候,把一首教给你,到时,由你去吟给他们听就行了。”
  “李兄弟,你说……你愿意教我?”
  老人激动地望着李长风,以为自己听错了。
  “嗯。”
  李长风点了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太好了……”老人激动地差点连泪花都要溅出来了。
  “老人家,那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周日见。”
  李长风看着老人激动的神情,开口告别。
  “好,好,周日见,周日见!”
  老人连忙回过神来,向李长风挥手告别。
  “文老,他就是你说的会吟诗的?”
  戴眼睛的青年望着李长风的瘦弱的背影,脸上似乎有些不信地道。
  “是啊,我说的就是他了,怎么,你是不是有点不信?觉得不太可能?”文老的目光一瞥青年的脸上神色,顿时便看出了他的想法,神色有些淡淡地道,“林文,我和你说过多少次了,看人,一定不能戴有色眼镜去看,一个人的内在有什么,永远都不是能从外表上看出来的。”
  “老师教训得是。”
  青年听到老人语气中微微带着不喜,连忙低下头,躬身恭敬地道,只他的眼底之中,却还是隐隐露出一股不以为然。
  “嗯,走吧,陆老头应该等急了,哈哈……”老人点了点头,爽朗的一笑,迈步再度向电梯方向走去。
  叶爷居然不在家里!
  李长风望着空空的庭院,眼里的神色,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
  在他的记忆之中,叶爷几乎是从来都不出去的。一直静静的呆在这个有些黑暗的,几乎看不到阳光的破旧的庭院之中,他似乎不喜欢阳光。
  “唉……”
  李长风的神色变幻了一会,转过头,咬了咬牙,走向了旁边一个漆黑的房间里。
  “嗒!”
  这是一个终日完全看不到光线的房间,唯一的一个小小的窗户,也被用一层厚重的黑布,给蒙了起来,没有灯光,这里二十四小时几乎都是黑夜,李长风熟悉的在进屋的左角的墙上,摸到了电灯的开关。
  灯光亮起来之后,李长风环视着这个房间。
  他对这个房间,并不陌生,他进进出出的次数,并不下于几百次。
  轻轻的在鼻子前挥了挥手,李长风摇了摇头,就算是他进了这么多次,对于这样的一股浓重的药草味,还是有些吃不消。
  床头边矮矮的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药瓶,李长风的目光移过这些瓶瓶罐罐罐,落在角落里的一个破旧的盒子上。
  目光紧紧的盯着那个盒子,神情犹豫了一下,李长风咬了咬牙,上前一步,伸手轻轻的拿起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