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据会空神僧所说,封印龙魔魂神的岛屿距离黑龙海域约三千里。约莫行过一个多时辰,风剑缘猛然发觉原本渐明的天际蓦地晦暗下来,四周须臾之间笼起了一层黑沉的雾气。再看洋面,原本碧蓝的海水已然漆黑如墨,一股无形的阴邪之气顿时扑面而来。阴气过出,阵阵邪风瞬间肆虐起来,声若龙吟,原本平静的海面顿时卷起数丈的巨浪。与此同时,汹涌的水面之下突的出现无数点金光。
  见此异象,风剑缘心下一愣。而便在此间,那点点金光迅速接近海面,转瞬之间,跃出海面,直朝风剑缘袭来。速度之快,恍如离弦之箭。
  风剑缘无暇思量,本能地使出剑魂护体,化出灵光罩护住周身。
  “碰碰……”金光如雨点般打下风剑缘,击力之大,出乎想象。即便有灵光神罩,风剑缘亦被打的退后丈许,胸中隐隐作痛。
  “鲲龙。”风剑缘心中暗道,迅即止住去势,定睛看去,金光已然化作百余条遍身金鳞巨口怪鱼。
  那怪鱼獠牙倒长,口牙如剑,双目赤红,凌空直视着风剑缘。
  方才已然见识过他们的厉害,风剑缘不敢小觑,心中暗暗打定注意,旋即展开虚云剑步,身子猛然间下坠。
  那鲲龙怪鱼见势也不迟疑,旋即群起斜下如箭般射下风剑缘。
  而风剑缘看准势头,待它们射下自己时,凌空使力,脚尖一点海面身子电光般弹起,迅即拔起十丈,而后折向,直往前去。
  摆脱了鲲龙的追击,风剑缘更不迟疑,虚云剑步尽数展开,电光火石般向南而去。转瞬间,海面上缓缓出现一座巨龟形状的岛屿,岛屿上并无草木,遍布怪石。在岛中有一个巨大的龙头形石峰。龙头大张巨口,端的可怖。风剑缘一见,赶忙斜身往岛中落去,堪堪将要抵达,后面猛然间出现传来一阵金色的光耀,风剑缘回头望去,那金色的光耀正来自不远处的鲲龙。此刻鲲龙的巨嘴中已然储满了金色的灵光,便在风剑缘皱眉间,它们嘴中的强劲灵力已然铺天盖地射向风剑缘。
  “不好。”风剑缘心念一闪,迅即集聚毕身灵力化为灵光罩护住周身。
  转瞬之间,鲲龙发出的强劲灵力接连击中风剑缘,灵力叠加,形成一股巨大的能量,瞬间形成巨大的爆炸力。
  顷刻间,金光四溢,爆炸的声响顿时响彻天地,时久方息。此刻的风剑缘衣衫尽裂,身上多出的伤口,血流如注,但转瞬之间却又奇迹般地复原。但他此刻已然无力再施展灵力稳住身形,直直往海面落去。
  便在这时,一道青影急驰而来,将半空中的风剑缘托住,却是一头遍身青毛的巨狼,正是风剑缘坐骑青雷。青雷托住风剑缘转瞬间望西而去。那鲲龙见此,纷纷向青雷追去。
  便在这时,风剑缘身上猛然间发出一阵极强的黑光。伴着一股可怖的灵力向四方扩散开来,须臾将青雷弹开。而紧追不舍的鲲龙被那黑光照到纷纷退缩哀嚎起来,似乎颇为畏惧。
  黑光亮极之后慢慢减弱下来,最后转化为五道五色奇光围绕在风剑缘身体四周。
  “这么快就到了吗。唉!……”风剑缘缓缓叹了一声。只见他眉心出忽地冒出一道黑气,黑气升到半空蓦地一转变作两个可怖的虚像。一个正是前不久已然被封印的魔灵。另一个魔形虚像却是前所未见。
  “咒魔。”风剑缘道了一声。
  “不错,正是昔日天魔大人手下最难对付的十魔神之一的咒魔。”魔灵道了一身,旋即望向风剑缘道,“主人,你现在身中‘玄龙咒刑’,咒劫降至,已然回天无力。但只要你能听魔灵劝说,却仍旧可以因祸得福。”
  “哦!如何因祸得福。”风剑缘笑道。
  “只要您愿意戴上那只蓄满万魔邪气的战神之臂,成为新一任的天魔,便可将玄龙咒刑尽数化去。到时您举臂一挥,三界群魔响应,成为三界之尊便是时间问题。”魔灵望着风剑缘缓缓道。
  “要是我不答应呢?”风剑缘微笑道。
  “要是主人不肯应允,魔灵亦有他法。只要等主人身上的玄龙咒刑发作,身死魂灭,魔灵同样可以借助主人的身体,化身天魔。不瞒主人说,无论主人有没有中玄龙咒刑,只要主人一死,魔灵一样可以重生。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风剑缘闻言一愣,旋即平静道:“若真是如此,那也是天意。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在我死之前你休想让我答应你。”
  “既然主人如此顽固,那魔灵也无话可说。”说着魔灵狂笑一声再次化作黑气钻入风剑缘眉心。
  笑声刚落,风剑缘身下的岛上蓦地传来一个沉重凶厉的声音,恍若恶龙怒吟:“哈哈,天意如此。本座可以破印重生了。你进来吧!”声落,岛上蓦地传来一股极大的吸力,将风剑缘带着朝岛屿落去。
  那吸力来自岛上的龙口。龙口黑暗深邃,金光渐弱渐强。转瞬间将风剑缘吞没。
  洞中金光刺目,良久后风剑缘被重重地抛在了地上,当即昏死过去。却也不知过了多久,风剑缘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回顾四周发现自身已然到了一个奇异的洞窟之内。洞窟极大,四周岩壁尽皆血红。在洞库中间立着一个巨大的祭坛,祭台上漂浮这一刻斗大的红珠,红光四射。与此同时,风剑缘猛然发觉祭坛的左侧还盘膝坐着个人,定睛一看尽然是雪虎。
  “小虎!”风剑缘急叫一声,迅即站起身来朝雪虎挪去。
  便在离祭坛丈许之时,祭坛中红光一闪霎时间形成一道灵光罩,紧接着一股强大的灵力就势将风剑缘弹出丈外。
  “小虎!”风剑缘艰难地唤了一声,无奈身上玄龙咒刑即将发作,周身更无半点力气。
  “别费劲了,你救不了他的。”方才的声音再次从祭坛下传来。言毕在祭坛上蓦地出现一个金色的人形虚像。那人人身龙首,遍身金鳞,正是昔日十魔之一的龙魔。
  “时辰到了!”龙魔虚像兴奋地道了一句,随后至他的眉心处缓缓飘出一团金色的火焰,火焰飘忽不定,却是飘向盘膝而坐的雪虎。
  “小虎。”风剑缘艰难的移动着身体,无奈半点力气也无,眼见着火焰融入雪虎的眉心。
  火焰入体,雪虎周身便如烧红的铁条般发出赤红的光芒。
  红芒褪去,自他眉心起,渐渐幻化成金色,须臾间雪虎周身尽皆幻化成了金色,金光四溢。
  “你对他做了什么!”风剑缘面向龙魔怒斥道。
  “此子与本座有缘,已然成为本座重生的肉身。本座传他‘龙魔神力’心诀,异化他的肉身,有何不可。”说着他呵呵一笑面向风剑缘道,“三日之后,你便会成身为天魔,统领三界。届时本座也将破印而出。助你夺取三界,成为三界之尊!”
  “你妄想!”风剑缘狠狠道了一句。心中却是无可奈何,苦不堪言。暗道:难道我当真没得选择了吗?想到这里风剑缘再也无力支持,颓然倒地。
  很快洞内渐渐安静起来,风剑缘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渐渐陷入了深沉思绪之中。
  却也不知过了多久,风剑缘最终将思绪定点在了一个模糊的面容前。
  “蕊儿你过的可好!”风剑缘喃喃到了一句,随后他一声长叹道,“要是能在死之前见你一面那该多好啊!”言毕,他望着头顶的出口苦笑一声,随后渐渐停止了思绪,原本深邃的瞳孔内折射出一抹寂静的空洞。
  而便在风剑缘已然放弃之际,头顶处猛然间出现一个清晰的白影,一袭白衣男子飘然而落。
  风剑缘慌忙凝视定睛看去,却发现来人竟是自己的义弟江心云。只见他落地之际,周身幻化出无数金光,直朝祭坛奔去。而祭坛四周的灵光罩竟也挡也不住他,转瞬之间,雪虎已然被他提在手里。
  雪虎被救,祭坛底下的龙魔蓦地怒吼起来。而江心云救出雪虎后身形更不停留,转瞬来到风剑缘身旁将风剑缘提在手里,瞬即朝头顶的出口飞去。
  只一瞬,江心云已然救出二人,来到黑龙海畔。此刻青雷已然等在海畔,江心云将两人扶上狼背。随后令青雷出发往南飞去。
  龙魔发怒,整个岛屿剧烈地震动起来,须臾之际,天边再次袭来无数的金光,却是魔龙召来鲲龙对付江心云等。
  却见江心云飞至半空,双掌聚灵,化成一个极亮的球形灵圈。而后他双掌轻推,灵圈缓缓朝鲲龙飞去。只一瞬,那灵圈迅速扩大,片刻后形成一个巨大的气罩将鲲龙尽数圈住。
  制住了鲲龙,江心云身放金光,瞬间消失在虚空之中。
  依照江心云的指示,青雷带着风剑缘及雪虎极速向南而去,约莫一炷香时间,前方天空渐渐明亮起来,只见前方天际边出现一个清晰的小岛。青雷一见,轻啸一声,迅速朝那座小岛落去。
  岛上树木繁盛,景致极佳,碧浪拍岸,海鸟婉转啾啾,一片静谧。
  青雷缓缓落地,却见江心云已然立在海畔。见此快步朝这边走来,将风剑缘扶下狼背。此刻的雪虎周身恍如金铸,便如一尊金佛。
  “雪虎他……”风剑缘皱眉道。
  “他没事,日后可能还要靠他修成龙魔神力对付宫龙奴。”江心云一笑道。
  “你为什么要救我!”风剑缘默然道。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江心云言毕轻轻抚着青雷的毛发道,“麻烦你啦,青雷,送小虎回雄狮城,我和剑缘哥哥在这等你回来!”而此刻他所发出的竟然是女子的声响,声若天籁,空灵至极。
  青雷闻言,乖顺地点了点头,随即凌空一跃,往天际飞去——
  全文完